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司介绍 > 正文

(屎壳郎养殖基地在哪里)

  农村小时候,自然是没有什么变形金刚、四驱车、芭比娃娃玩的。但是这些高级“昆虫玩具”可是比现代的玩具有意思多了。

  下面的二十种昆虫,你抓到过多少?

  

  

  知了

  一树蝉鸣两三声,引起四五顽童攻,六尺撵成七八步,九丈翠柳十壳空。

  故乡村落的林子里,每到夏日,蝉鸣不绝,小伙伴们三五成群,带着自制的捕蝉工具,蹦蹦跳跳的在林子里穿梭,经常会收获颇丰。

  傍晚雨后,斜阳照在林子里潮湿的地面,几个小伙伴拿着铁锹忙得热火朝天,在树下挖知了猴(知了的幼虫)。

  知了喧嚣的日子里,在大树的附近你会处处发现知了壳,这种壳是一种很常见的中药,叫“蝉蜕”或“蝉衣”。用蝉蜕冲茶喝,味清香,袪火很有效。

  

  

  蝈蝈

  捉蝈蝈的方法是在背后突然袭击,用空心手掌猛扑上去,盖住蝈蝈的全身,慢慢收缩手掌,让蝈蝈全身不能动弹,食指拇指掐住蝈蝈头两侧,蝈蝈便乖乖成为俘虏。

  把逮来的蝈蝈放到葫芦里,给它们葱白、菜叶,洒些水雾,它们吃饱了,喝足了,把大腿一翘,双翅抖擻,又兴奋地唱起歌来。

  把蝈蝈笼子挂在屋檐下,听听它们的欢叫,仿佛置身于田野,自然有一份悠然自得的感觉。如果给蝈蝈喂食辣椒的话,它可以叫得更欢畅,更响亮。

  

  天牛

  天牛有很长的触角,显得很神气。它发出“咔嚓、咔嚓”的声音,很象是锯树的声音,所以又被称作“锯树郎”。

  天牛吃树干和树枝,对树木危害很大。鸟儿是它的天敌,攻击它柔软的腹部,把它吃得只剩一具空壳,这空壳对蚂蚁来说就是大餐了,蚂蚁会集体把空壳运到自家的巢穴。

  小时候捉来天牛,用线拴着它的腿,让它飞,看它气急败坏地飞了一圈又一圈,就是跑不了,谁叫你是害虫呢!

  

  磕头虫

  小时候很喜欢看磕头虫“磕头”,把它放在桌子上,轻轻按住它的后半身,力量要掌握得恰到好处,不能大,大了会把它按碎,也不能小,小了一下子就会蹦得无影无踪。于是被按住后半身的磕头虫面对大家,“磕巴磕巴”不停地磕起头来。

  其实叩头虫之所以要“叩头”,只不过是在摔倒后翻身逃走的一个动作,是保护自己免遭敌害的本能反应。同时这个动作也是一种求偶信号,所以要经常练习哦!

  

  蜻蜓

  蜻蜓在我们那里的方言叫“马蜓蜓”,有儿歌是这么唱的:“马蜓蜓,来过河。一扫帚,扑两个。”

  快下雨的时候,蜻蜓飞得很低,成群结队,孩子们用大扫帚来捕捉,捉到后,用线拴着,像放风筝一样玩。

  其实捕捉蜻蜓是不对的,看它自由自在,欣赏蜻蜓点水的舞姿多好!你看那长长尾巴的蜻蜓在水面上一点一点的与水面接触,就像是一个舞蹈家在抒发着对艺术的情感。

  

  蝴蝶

  小时候捉过蝴蝶,长大后才知道蝴蝶是爱情和自由的精灵,“鸳鸯蝴蝶”,“梁祝化蝶”,那些美好的故事,还有“庄生梦蝶”,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在梦中变成一只蝴蝶,自由飞舞于天地之间,醒来后却怀疑自己的生活可能是一只蝴蝶的一场梦境。

  倒是《红楼梦》中的“宝钗扑蝶”让我们惭愧,小时候捉蝴蝶的大呼小叫真是太不文雅了,原来“扑蝶”可以如此美!

  

  蝼蛄

  乡村夏天夜晚,院子里灯光一亮,蝼蛄就会跑出来,小孩子追着它们跑。蝼蛄的前爪非常有力,捉住它的时候,不留神就会被它一用力,瞬间摆脱了你的手指。

  蝼蛄算是害虫,祸害庄稼幼苗。想起古人的那句话:“扫地不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。”古人不像现在的我们那么功利,而是更有博爱之心。

  

  

  萤火虫

  夏天夜晚,萤火虫一闪一闪的,为夏夜增添了更多魅力,也有小伙伴把萤火虫捉来,放在瓶子里,看它们发光。

  上小学的时候,听老师讲了那个用萤火虫的光照着读书的勤学故事,禁不住对这小虫肃然起敬。虽然在诗人的笔下充满浪漫气息,其实萤火虫有一股臭味。

  

  独角仙

  因为它的头上长着雄壮有力的一只独角,就得了这个威武的名字。小时候捉来两只独角仙,放在小盒子里,就可以看它们打架了!

  独角仙是好看好玩又好养的昆虫,现在很多人养着它当宠物。其实它还有药用价值,中药名独角螂虫,用雄虫,有镇惊、破瘀止痛、攻毒及通便等功能。1976年有人从独角仙提取到独角仙素,具有一定的抗癌作用。

  

  蟋蟀

  蟋蟀,俗名“蛐蛐”,古人常称它“促织”。夏天夜幕降临,那躲在老屋砖缝,泥墙根儿里或草丛、瓦砾等等一切废墟中的蛐蛐们,就开始“嘟嘟”地喧嚣;此起彼伏,远近呼应,宛如有形的暮色交响。

  小时候捉蛐蛐是一大乐事。刚刚入夏,孩子们便在一个傍晚,纠集三五成群,潮流般涌向某个角落的碎砖烂瓦,像找金矿似的,把胜过一切的趣味,倾注于这希望的瓦砾,悄悄翻开一块砖头,还需屏住呼吸,气沉丹田。

  

  蹬倒山

  蹬倒山是蝗科虫类的一种,叫它“蹬倒山”,是因为它有强壮有力的大腿。小时候曾经捉来一只,放在大石板上,又弄了块小石头,摆在它的大腿下面,然后用手使劲拍了一下巴掌,一下子那块小石头飞上了天,它也不知蹦到哪里去了。

  小时候曾经在野外生火烤蹬倒山吃,大一些的孩子叮嘱,要记住哦,只能吃它的身体后部,否则会肿嘴巴的。

  

  蚂蚱

  蚂蚱也是蝗科虫类的一种,号称“草上飞”,不容易捕捉,但是味道鲜美,用油煎炸,肉质松软鲜嫩,口感上佳。

  如今含高蛋白质、氨基酸等丰富营养的蚂蚱,早就成了人们餐桌上的一道野味名菜,有一个吉利的名字叫“飞黄腾达”,而蚂蚱的人工饲养也成为一种新兴产业。

  

  蜜蜂

  小时候还能见到一些野生蜜蜂,但是见到大量成群的蜜蜂,是因为放蜂人又来我们那里了。

  蜜蜂很可爱,小时候一点也不怕它们,尽管知道蜜蜂也蜇人,听大人说,蜜蜂蜇人后就会死去,不觉对蜜蜂怜惜起来。

  

  

  马蜂

  对于马蜂,小时候是见了就躲。我们那里有一句俏皮话:光着屁股惹马蜂,能惹不能受!用来讽刺那些喜欢惹事而最终吃了苦头的人。

  对于马蜂窝,为了防止马蜂出来伤人,大人都会想办法除掉。用火烧是最好的办法,因为马蜂的翅膀遇火首先会被烧掉,从而使马蜂失去飞翔能力,这样对人最安全,对马蜂杀伤力最大。

  小时候看过大人穿着雨衣,戴着斗笠去烧马蜂窝的场景,在远处站着,手心里也为勇士捏着一把汗!

  

  螳螂

  小时候关于螳螂印象深的是小人书《螳螂拳演义》,想到有人从螳螂的动作里悟出了天下无敌的武功,所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一见到螳螂,就像见到了传说中的大侠,总要深情地盯上半天。

  还有一个是动画片《黑猫警长》,里面说螳螂妈妈为了生下健康聪明的宝宝,就把螳螂爸爸当点心吃了,以补充营养,当时我在幼小的心里为螳螂爸爸点了无数的赞!

  

  臭大姐

  我们也叫它“放屁虫”。长大后知道它的学名叫“椿象”。臭大姐不但长相丑,一接触还会释放出久久不散的臭气,小时候我们对它敬而远之。

  其实臭大姐捕食小虫,对农业有益,释放臭气也是为了吓跑敌人,保护自己。每一个自然生灵都是美的,在自己的天地里展现生命的多姿多彩。

  

  

  西瓜虫

  之所以被称作“西瓜虫”,是因为它一被触动,立刻滚成一个小球,过段时间再打开,迅速逃跑。

  西瓜虫学名叫“鼠妇”,也称“潮虫”,它喜欢呆在阴暗潮湿的地方,老鼠活动的时候,常常会被粘在老鼠背上,所以古人称它为“鼠负”,后来讹成了“鼠妇”,有的地方干脆叫它“老鼠媳妇”。

  鼠妇是常用中药,用于慢性气管炎,术后疼痛,牙痛,口腔炎,鹅口疮,咽喉肿痛,小便不利,闭经等等。

  

  蜘蛛

  小时候听过关于蜘蛛的谜语:“小小诸葛亮,稳坐中军帐,摆下八卦阵,单捉飞来将。”我们方言中叫它“蛾蛛子”。

  现在的孩子都知道“蜘蛛侠”,不过恐怕没有几个仔细观察过蜘蛛。小时候在一间废弃的老屋中看到过一只婴儿拳头般大的蜘蛛,想起《西游记》中的“蜘蛛精”,撒腿跑了。

  

  蜣螂

  蜣螂就是屎壳郎,小时候见到它,我们都躲开,现在也是。其实蜣螂是环保卫士,有“自然界的清道夫”的美誉,也是当之无愧的大力士,能拖动相当于其身体重量1141倍的物体。

  在古埃及,它被称为“圣甲虫”,是推动太阳的神灵。古埃及人认为正是这小小的蜣螂担负起了昼夜交替的重任。

  古人给蜣螂的雅称有“推丸”“推车客”“铁甲将军”“夜游将军”,并不反感它。

  蜣螂有重要的药用价值,能治疗惊痫癫狂,腹胀便结,淋病,疳积,血痢,痔漏,疔肿,恶疮等等。

来源:儒风大家(微信ID:rufengdajia)

  

  寻味有路 官道巷里

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